• 这篇文虐的死去活来。(阿花殿又会搞笑又会虐,拇指,坐等蛋疼新刊。

    小哥被陨玉格盘的描写是从这里开始的,三苏描写重点在三人如何逃出去,而没有解释小哥到底还记得什么,不记得什么,那时候的小哥连求生的本能都快没了。但从后面的剧情上看,小哥可还记得“要保护吴邪”这件事,至于吴邪是谁,不知他还记得否。

    太虐了。

    如果吴邪是普通人,而小哥体质不改,不管小哥最后是否会尸化,都是个BE。吴邪会老去,两人越相爱,小哥看着渐渐老去的吴邪,或者吴邪看着渐渐尸化的小哥,就越痛苦。

    现在我几乎是渴望着吴邪也不正常了,如果吴邪也不正常,那起码两人还能像《人鱼之伤》里的涌太和真鱼一样,互相扶持着,寻找恢复的方法,或者,一起尸化,那么两人也不算寂寞。

    虐就一个字啊喷血!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昨天小E说可以把永生花转给我TUT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呢小E~

  • 猫样同居时代

     

    (楔子)

     

    几个人在我店后面的小间里坐了一圈,满地烟屁股,房里乌烟瘴气的路过的估计还以为着火了。

     

    从四川回来,一切都结束了,无论是闷油瓶还是我,身体都恢复了原样;胖子捞了个满手肥油,心满意足;潘子就此隐退,胖子给他介绍了一川妹子,又漂亮又能干,就是穷了点,潘子说不怕我有手有脚的饿不死,俩人准备开春就办喜事;三叔,哦不,解连环被二叔接去“过晚年”了;我呢,自然是守着自家的一摊小买卖,该干啥干啥。最后就剩下一个问题——

     

    闷油瓶的去向。

     

    大伙一致觉得,别看这家伙在地下是超人,但只要一到地上那简直就是一挫人,除开吃饭拉屎这种生物本能,他就是一生活不能自理。再说了,他既没钱又没身份,除了我们这几个生死之交,可以说一无所有,手艺嘛,倒是有,但经历了这么多,能活下来就是三世的运气都用尽了,无缘无故的我绝不会再让他下斗。我抬头看他,他靠在窗边又在望天,面无表情,眼睛暗淡无光,好像我们在讨论别人的事,又或是仿佛整个世界都与他无关。我看着他的侧脸,心说,倒是生得一张好皮,但总不能放他去下窑子吧……

     

    胖子摊手,从西王母宫回来那会他就明确表态了:给钱没问题,照顾他没戏;二叔和解连环再怎么说也是老人了,要跟闷油瓶住一块,不定谁照顾谁呢;潘子好不容易娶妻生子,过上正常人生活,实在不忍心把这么一个九级残障扔给他。

     

    一圈人大眼瞪小眼,我心说这都他娘的什么生死之交,亏人家救了你们一次又一次,又想到自己不还是一样没心没肺。互瞪了半小时,最后我叹了口气,得嘞,我这命是欠他的,他娘的还是我来吧……

     

    于是,我和闷油瓶的同居生活正式开始。

     

    TBC……